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西凉旅途
西凉旅途

西凉旅途

西凉古道,急迫的马蹄声响过,路边觅食的乌鸦儿被惊得四散而去,但是转
  瞬间就变得又如刚才那般的死寂,宁静。地上只是多了些许乌鸦儿的残毛,还有
  几个重重的马蹄印。
  疾驰的坐骑上有两个人的身影,残阳的余晖散落在他们的脸上,同样也洒落
  在同为旅人的归路上,但是光线却是微弱的非常。
  昏暗的天空乌云密布,遮住了残阳的光芒,同样也遮住了他们凌乱的面容。
  萧瑟的秋风吹过,路边的秃树变得更加不堪,他们的心就好似那几片可怜的
  枯叶,在瑟瑟地秋风中漂泊摇曳,幻想着抓住唯一的联系,结果却是事与愿违。
  「逍哥,我有点怕!」
  「不要怕,瑶妹,一切有我呢,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男人眼中的执着和女人眼中的忧郁形成鲜明的对比,只是执着显得不合时宜,
  而那一抹哀怨却符合收获后的萧瑟。
  古道上已经再难看到一个行人,那残破的夕阳也隐去了身影,一骑两客孤单
  的在归程上前行着,但是夜晚的黑暗势必会阻隔他们的行程,天已经黑了下来。
  「瑶妹,今天晚上我们在这里勉强讲究一晚上吧!」云逍抬手一指前面的一
  座寺庙,轻轻地说道。
  彩瑶从思索中缓过神来,她看着前面那座古静幽深的寺庙,心底里有些抵触。
  过惯了小公主般的逍遥日子,她这些天已经显得异常疲惫,离开出走的这些天虽
  然心里挺喜欢,但是家的那种感觉也很让她想念,那里有母亲的慈爱,父亲的祥
  和,还有那些可爱调皮的小侍女,以及她熟悉的花花木木。
  归家心切的她想要拒绝云逍的要求,但是她抬头间的瞬间,看见了云逍眼中
  的倦意,想想爱郎多日的温柔体贴,悉心照顾,那遮风挡雨的背身,那坚韧刚强
  的躯体显然也有些吃不消了。
  她到了嘴边的想法也变了味道,「嗯,逍哥,全听你的!」
  云逍本以为刁蛮的丫头会再次违逆他的意识,可是这次却没有。
  他惊诧地看着怀中的玉人,很快发现了其中的曲折。少女的心思对于他来说
  并不难猜,群花奔放,孤蜂自赏,就是他昔日的经典写照。
  云逍摇了摇头,苦笑道:「瑶妹,你这小丫头,还想骗我?呵呵!」
  彩瑶的心思被云逍再一次察觉,她有种气愤的挫败感,为什么每次都被他戳
  穿呢?为什么总说她是小丫头呢?她不理解,也不想去理解,敢爱敢恨才是她的
  本性。
  「臭逍哥,坏逍哥,不理你了,每次都这样,你欺负人!」
  彩瑶撅起小嘴的脸已经扭向路的前方,留给云逍的只剩下分吹散的一头黑丝
  长发。
  云逍没有说,只是用大手将彩瑶的长发理顺,然后紧紧地搂紧怀中的玉人。
  深秋的风依然寒冷,但是彩瑶的心却是温暖的,她喜欢身后的男人,喜欢男
  人对她的点点滴滴,不去追求男人的戏言,只为心中的那点灵犀。
  一声嘶啼,尘土飞扬,雪白的马儿停在紧闭的古寺门前。
  云逍翻身下马,然后轻轻地将彩瑶抱下马来,那一抹的温柔在这一刻凝固,
  偷偷露出半边脸的月亮羞得再次钻进了云彩之中。
  「笃、笃、笃……」
  云逍开始敲起了那红色木漆上的门闩,暗红色的木屑随着响声纷杂落地,地
  上的尘土将它们瞬间吞噬,好似它们没有出现一般。
  「有人吗?有人在吗」
  半晌之后,依旧没有新的声音响起,只有不息的叫门声。
  云逍摇了摇头,眼神中流露出一丝失望,此刻的他只能苦笑道:「看来是个
  荒废许久的寺庙,我们的运气真是霉啊!」
  尽管只是一闪而过,但是眼尖的彩瑶还是发现了其中的微变。
  她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云逍的阔腰,将小脑袋紧紧地地贴在他的后背上面,
  麝香般的恬甜气息喷洒在其上,只是如此,却没有多说一句话。
  云逍岂会不知小女的心意,他余下的左手一用劲,将娇小玲珑的身体拉到他
  的面前,一对精光有神的眼睛望着那潭清澈的水渦,久久不语。
  火辣辣的目光让彩瑶心底起了一丝涟漪,她被盯得有些发羞,小脸上泛起一
  抹红云,不知所措的她只能悄悄地垂下了头,将其埋在了男人的胸口处,原本宁
  静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坏逍哥,哪有这么看人家的,坏死了!」
  不知死活的小丫头没话找话,殊不知云逍现在也不好受,含苞待放的女体就
  在面前,放任任何一个阳刚男子都会为此动容,更不要说她就是那心仪多日的对
  象了。
  但是云逍不是一个鲁莽的汉子,他懂得其中之道,男人该鲁莽的时候就要鲁
  莽,该克制的时候就要克制,这荒郊野外,幽深古寺,显然不是一个理想的场所。
  云逍将彩瑶推离开自己的身体,却把大手中的柔夷握得更加紧了。
  他理了理燥热的气息,缓缓地吐出一口秽气。
  「小妮子,不要离我这么近哦,一不小心,大灰狼可是会吃了小兔子的!」
  说完的脸上还保留着阳光般的笑脸,云逍的阳光在这深秋的夜晚中显得格格
  不入,但是小妮子的眼中却满是希翼。
  深秋的寒风依旧再飘,可是两个人的心中丝毫未被动容。
  炽热的爱情可以融化一切,这句话在这里显然更加适用。
  ……
  充足的干粮保证了他们两人旅途的所需,不是那般的美味,但是营养还是跟
  得上的。
  燃烧的朽木照亮了堂内的空间,噼啪噼啪的声音在宁静的夜色中显得刺耳。
  铺盖上的彩瑶丝毫没有睡意,她背后的云逍也是如此。
  两个人的心底同样的不宁,不同的心想着却是同样的事。
  「逍哥,你睡了吗?」
  「……」
  「逍哥!」
  彩瑶见云逍没有回答,忍不住再次问了一句。
  云逍依旧没有回答,他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敢回答。他害怕,害怕骚动的
  心会犯下错误。
  彩瑶心中有些气,气云逍这个家伙睡的太早。
  但是等怒气稍稍平息的时候,她又觉得太不该了。云逍这几日的确太累了,
  什么事都是云逍打点好的,而她享受到的是无微不至的照顾和体贴。
  想到这里,彩瑶悄悄地向云逍那边靠了过去,两个人本就没有多少距离,这
  下距离彻底消失了,肌肤和肌肤贴在了一起。
  云逍依旧没有动,他感觉到了彩瑶的小动,此刻的他在压制,压制那心里的
  火焰,压制身体中的欲望。
  荒野山林中的夜不会是和谐的。
  几声嚎叫传来,那是来自黑暗中的野兽,黑夜不再平静,添了几分危险的味
  道。
  彩瑶生来胆子不大,旧居宫闺的女孩儿显然被吓到了。
  「逍哥,我冷!我怕!」
  彩瑶颤抖的身体又向这边靠了靠,喉咙发出的言语带着哭腔。
  云逍转过身却没有回答,这次他伸出大手将彩瑶搂在怀里,他用身体温暖她
  的心,抵御她的恐惧。
  彩瑶就这样沉溺在男人的怀抱之中,外面的嚎叫,秋叶的寒冷这一刻离她远
  去,因为她知道只要有这个男人在,她就不再孤单,不再害怕,她喜欢这样,如
  果时间失去限制,那么她宁愿这一刻可以亘久不变。
  也许是他的怀抱太温暖,也许是她的身体被旅途的疲倦所累到,她起了困意。
  闭上了双眼的彩瑶进入了一个幻境。
  她心中期待的世界。
  ……
  彩瑶扭动着她的身体,恬静的脸上挂着欢愉的笑容。她殊不知这快乐建立在
  另一个人的痛苦之上。
  云逍此刻如坐针毡,这个小妮子的青春肉体对他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再加上
  这无意中的挑逗,他强压住的火焰再次复燃,而且这次变得更加炽烈。
  他的血液中充满了奔腾的热流,丝丝触电的感觉刺激着他清醒的感官,最让
  他不堪的是,他的小兄弟已经有了反映,而这个位置正好在小妮子的屁股上。
  两人只穿了不多的衣物,因为即使是这样的秋夜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难事,
  上面的裘皮可以帮他们御掉多余的寒冷,而且云逍还是个武者,天赋异禀的剑士。
  彩瑶朦胧中被一个硬硬地东西顶得难受,她顺手抓住那个物件,想把它拿开。
  可是这一下她感觉到了不妥,一惊之下,她睁开了稀松的睡眼,转过头来盯
  着云逍的脸却是一动不动,那目光中充满了欲望。
  云逍还是第一次看到小妮子如此火辣辣的目光,这一下,他显得有些尴尬,
  白皙的脸上难得的出现了红色。
  云逍不知道该如何说话,他只能干咳一声,提醒着小妮子的鲁莽。
  可是彩瑶这次很坚决,她依然抓着那根东西。更加没让云逍料到的是,她居
  然大胆地开始抚摸它。
  薄纱之下的肉茎感受到了女性的气息,阴阳相吸,后果堪难预料。
  云逍知道这一次他沦陷了,心在沦陷,肉体在沦陷。
  肉茎本能的表达着主人的心意,亵裤支撑起了帐篷,而彩瑶的小手就在帐篷
  的顶端来回的滑动,撩拨着下面那个蠢蠢欲动的家伙。
  云逍低喘一声,狠狠地将揽到怀中,他低下头对着那双眼睑吻了下去。
  彩瑶本能的闭上双眼。
  云逍的舌头舔舐着她柔软的肌肤,唾液打湿了美丽的睫毛,一路向下,划过
  灵巧的琼鼻,落在那两片鲜艳的红唇之上。
  甜香的气息被他吸入到口中,清美,甘冽。
  他的舌头划入唇瓣之中,顶开那排洁白的牙齿,寻找着它的伙伴。
  彩瑶没有任何经验,只是靠着身体的本能。
  她对他没有任何抗拒,完全出于自然,她的心扉早已向他打开,不过这次是
  一次真正的打开,心和肉体彻底的打开。
  口中那不属于她的东西带着熟悉的气息,她的小舌配合着他。
  他的是主导,她的是顺从。
  丁香迎接着它的阳光,感受着它的雨露。
  四片唇瓣交合,两条滑腻的软舌彼此交缠,挑逗着肉体,宣泄着欲望。
  她伸入了他的裤中,他闯进了她的衣中。
  她抚摸着他的肉茎,他把玩着她的酥胸。
  她爱抚着他的蘑菇头,他拨弄着她的葡萄粒。
  ……
  唇起唇落,舌交舌离。
  两声舒畅的呻吟从彼此的喉咙中发出,迷醉的四目再次开启。
  「我想……」
  「我想……」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云逍和彩瑶几乎同时想要说出心中的所想,但是彼此却是心照不宣,这一刻
  也许不去用语言去表达心意更合适一些。
  篝火不再炽烈,但是堂内的空气却变的温暖。
  秋风可以将篝火吹熄,却无法阻止他们心底的欲望火焰。
  衣物在一瞬间滑落,两人终于赤裸相称。
  一具代表着男人的阳刚。
  白皙的面孔下却是古铜色的肌肉,每一个线条都是如此的和谐唯美。两腿间
  的器具已经感受到了其内心的火热,充血的肉茎上青筋勃勃,紫红色的顶端夺目
  发亮,丝丝涎液漫出,晶莹刺眼。
  一具象征着女性的柔美。
  光滑如玉的肌肤上连着如墨的秀发,俏脸上红霞密布,小巧的象牙鼻尖上挂
  着点点汗珠,红唇轻启,吞吐着口中的清香。迷人的锁骨下面,悬挂着两颗梨形
  的双峰,上面点缀着两颗粉嫩的樱粒儿,风儿拂过,双峰微微颤抖,两粒樱桃显
  得更加硬挺翘立。顽皮的肚脐嵌在腹中,平坦的肌肤上看不到一丝瑕疵。
  小腹下面的景色更加让人动容,芳草萋萋,稀疏的毛发呈倒立的三角,掩盖
  不住的花唇显得格外鲜艳。粉红色唇瓣中吐出滴滴露珠,映着点点暗淡的火光,
  刺目夺眼的晶莹。
  云逍看得痴了,醉了,下面的肉茎小弟弟更加怒了,抬高八度的瞄着那神秘
  的桃源花穴。
  彩瑶见得爱郎如此神情,心中隐隐有些得意,情欲可以掩盖本来的面目,骨
  子里的本性无法改变。
  她眼神中带着一丝妖娆,纤纤玉手轻轻勾引着云逍的方向,迷醉中的云逍在
  欲望女神的指引下,终于将那勾魂夺魄的肉体扑倒。
  云逍双眼中充满了情欲的光彩,没一丝杂念,
  他亲吻着彩瑶的柔唇,一路向下,玉颈,锁骨。
  两颗鲜艳的花苞儿湛湛欲放,他湿漉漉的舌尖在上面勾引上面的蜜儿,贪婪
  的大嘴吸住淡粉色的晕圈,如婴儿吸奶般的吮吸着,一对大手握住乳根,拼命的
  挤压,恨不得真的吸出其中的乳珍,红色指痕在洁白的肌肤上显得格外鲜明。
  彩瑶何尝受过如此的刺激,她被抓的很痛,但是乳尖上却酥麻难耐,如万千
  蚂蚁在上面爬过一般,这异样的痛正好可以缓解难耐。
  但是当痛楚过后,还是难耐,她感觉到乳尖上面的肉粒在变大,变硬,左边
  的落入他的口中,右边的也有反映,他只有一张口。
  她左手环抱着云逍的头,右手却情不自禁的捏着自己的肉粒,口中难掩心中
  的快感,一串串动人的呻吟在空气中舞动着快乐的音符。
  下体的春水涌动,紧闭的花唇微微裂开一道蜜缝,潺潺地滴水声响起,滴答
  滴答的落在石板上。
  云逍不甘与玩弄手中的雪白球体,他向下延伸,穿过那片无人开垦的处女牧
  场,寻找到田野上的珍珠,细细地品尝着其中的味道。
  一舔一吸,珍珠变得明亮圆滑,含在口中,云逍怕它融化,死命的吸允着,
  嘴巴中发出贪婪的咂嘴声。
  顽皮的手指加入其中,拨弄着花唇中的琴弦,拍打着臀峰上的鼓皮。
  彩瑶觉得无数的电花透过脊椎传递到她的脑海中,莫名的快感让她陷入了癫
  狂,一双玉手捏着双峰上的樱桃儿,白嫩的大腿圈住云逍的肩膀,久久不能自拔。
  云逍的欲火愈演愈烈,下面的肉茎暴涨到了极致,它在寻找着合适的缺口,
  只待一击中的。
  云逍突然扬起了头,他没有给略显惊诧的彩瑶任何机会,甩了甩头上的长发,
  低吼一声,下体的肉茎闯入一个紧狭而又温热的肉穴之中。
  「噗!」
  一声并不和谐的声音出现,紧接着的就是彩瑶的痛呼。
  「啊……好痛^ ……啊……」
  彩瑶觉得下体被撕裂了一般,那痛彻心扉的感觉让她从迷醉中醒来,她本能
  开始抗拒,小手推着扔在前进的男人身体,但是这只如螳臂当车,那硕大的异物
  完完整整的埋入了她的蜜穴中。
  他与她这一刻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彼此的毛发在风中轻舞,点缀在其中的斑
  点显得分外鲜红。
  下体的涨疼让彩瑶喘不过气来,她被压在两人之间的小手奋力的抽了出来。
  云逍懂得这时的彩瑶最需要什么。
  他低头吻了下去,将那未肿的红唇再次吸入口中,没有闲着的手继续拨弄着
  凸起的珍珠。
  当疼痛过后,是无尽的火焰,点燃彩瑶欲望的火焰。
  她轻轻地咬了一下口中那不属于她的舌头,睁开的双眼中充满了绯红的火光,
  这一幕被关注着她的云逍收入眼底。
  女神的指示来临,那么疯狂的信徒必须追寻下去。
  蜜洞中渗出的汁液润滑了狭窄的通道,抽送的肉茎毫不费力进出于其中,红
  色夹杂着乳白色覆盖在青筋之上,这丝毫不会影响交响乐的美感,下面的两个肉
  丸不住地拍打着女人滑腻的腿根,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彩瑶的娇喘轻吟,云逍的粗呼重吸,潺潺地流水声,啪啪地撞击声,这一刻
  也浑然而成一曲优美的乐曲,环绕在这片空间中久久不能散去。
  彩瑶的肉体这一刻变得成熟了,少女变成了妇人,其中的婉转美妙不是她言
  语感官可以形容出来的。
  花穴中的肉茎多次造访她的芯蕊,经过多次不懈的拼搏,终于打开芯蕊的门
  径,肉茎顶端的蘑菇钻入了那未知的腔道之中,撞击中的快感在这一瞬间爆发到
  极致。
  麝人心扉的乐曲在这一刻进入了尾声,彩瑶的高潮尖叫,云逍的宣泄大吼几
  乎是同时从各自的口中发出。
  芯蕊中喷出的滚滚春水和马眼中的汹涌精华融合为一片白色的汪洋,从彩瑶
  的蜜穴中缓缓地流出,轻轻地滴落在寂静的石板上。
  夜还是那个秋色的夜,宁静中透着异动,秋风依旧。
  只是一对恋人变得更加恬静唯美,云逍和彩瑶进入了同一个梦境,那是个美
  妙的空间,他们在那里快乐无忧的追逐着,追逐着属于他们的幸福与爱恋。
  沉睡中的两张脸上同时露出了甜美的微笑,手握着手,腿压着腿,紧紧地靠
  在一起。
  朝阳升起,新的一天来临,明媚的阳光本不属于这个萧瑟的深秋,它照亮着
  来时的路,也照亮着归去的途……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