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挣扎的女魔法师
挣扎的女魔法师

挣扎的女魔法师

魔法的光芒闪耀,一道黑色的飓风从便条纸中冲了出来化作一道冲击波击中了土御门元春,将土御门元春击飞狠狠的撞在了一扇拉下来的卷帘门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人形凹陷。

  「呸。」吐掉了叼在嘴上的便条纸,欧莉安娜·汤姆森从地上站了起来,用更加充满诱惑性的语气说道,「像这样粗暴的年轻气质,大姐姐我也并不讨厌呢。」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说着,不过欧莉安娜·汤姆森下手却丝毫都不手软。在土御门元春再一次从地上站起来之前再一次从小册子上撕下了一张便条纸,发动了记录在上面的魔法……

  一枚澹紫色的能量光球出现重重的砸向了土御门元春!

  望着这枚澹紫色的能量光球土御门元春墨镜下的眼中满是凝重之色,如果被这一下给砸中的话,不要说他现在本来就因为使用魔法而导致身体破破烂烂了。

  就算是完好无损的状态下也绝对是死路一条!

  来不及重新站起来,土御门元春直接以半蹲的姿势在澹紫色的能量光球击中自己的前一刻跳向了一边……

  「嘭……」

  澹紫色的能量光球击中了土御门元春身后的卷帘门发生了剧烈的爆炸,虽然避免了直接被澹紫色的能量光球直接击中。不过爆炸所产生的飓风还是将土御门元春震飞出去好几米远。

  「极力的避免使用魔法是你的作风吗?若真如此你会死呢!」摆出了单手叉腰的姿势看着倒在地上不再动弹,似乎是在这次的冲击中失去意识的土御门元春,欧莉安娜·汤姆森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即使是大姐姐我,像张开结界这样的策略还是会想到的。没人会来救你的!」

  说着欧莉安娜·汤姆森性感的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用嘴从小册子上撕下了一张便条纸发动了魔法。

  「轰、轰、轰……」这一次欧莉安娜·汤姆森所使用的魔法是土属性的,围绕着倒在地上的土御门元春升起了四根与天花板同等高度的石柱……见到欧莉安娜·汤姆森竟然不靠近自己来进行确认,土御门元春终于不再装死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保持着半蹲的姿势飞快的从口袋中取出了一张红纸折成了千纸鹤,将其放在中心中咏唱道,「一切开始的信号在此,伴随着耀眼的光芒与尖叫的声音。沉浸在安详中的渣滓们,不想死就马上给我醒来!」见到土御门元春直到此刻才终于开始使用魔法,欧莉安娜·汤姆森嘴角挂着笑容,双眸半阖着开口道,「太迟了!」

  伴随着欧莉安娜·汤姆森话音的落下,四根石柱坍塌折断的柱体向着中间的土御门元春倒了下去……

  「轰……轰……轰……」

  伴随着一连串的轰响,无数的烟尘升腾而起。

  挥了挥手驱散了烟尘,以及倒下的石柱。欧莉安娜·汤姆森目光冰冷的望着倒在地上的土御门元春澹澹道,「结束了呢!」一边说着欧莉安娜·汤姆森一边咬住了小册子上的一张便条纸准备给予土御门元春最后一击。然而就在此时欧莉安娜·汤姆森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嘴角的笑容消失,脸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停下了动作低声自语,「难道说……结界被破坏了?」

  「呵呵……看来……是连我都能击破的结界呢!」倒在地上的土御门元春手里捏着那只红色的千纸鹤,抬起头望着欧莉安娜·汤姆森表情有些痛苦脸上却带着微笑。

  直到此刻欧莉安娜·汤姆森的语气之中才失去了一开始的那份从容,「跟瘦弱的外表不同,看来你是能够进行剧烈运动的人呢。看来我的直觉没用错,你果然是最麻烦的一个!」

  「论麻烦程度我还远远比不上阿上,各种意义上来说。而且,这里的情况传不出去我会恨苦恼的。」身上的疼痛虽然更加的强烈了,不过土御门元春脸上的笑容却反而越发的浓郁了。

  「真笨啊!」欧莉安娜·汤姆森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在追着大姐姐我的那两个人赶来之前我就能够将你解决了,更何况就算你真的他们赶来了……」「哈哈,上次在阿上面前逃走的又是谁呢?」轻笑了一声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土御门元春自信满满的说道,「而且就算你觉得你能应付得了阿上,但是,你以为必要之恶教会的成员有多少人啊?」被土御门元春戳中了痛处的欧莉安娜·汤姆森嘴角微微一抽冷笑道,「你以为我会信这种话吗?」

  「呵呵……」轻笑了一声,土御门元春摊开了另一只手露出了掌心中写着玄奥符文的长方形小纸条,「『符文玉章』,原为针对目标使其产生幻觉的灵装,不过用法也可以随机应变……」

  「通信术式?!」不等土御门元春说完作为能够制造出「速记原典」的魔法方面的专家欧莉安娜·汤姆森便已经猜到了「符文玉章」的其他用法脸色不由变得更加难看了。

  而土御门元春则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语气更加的轻松了,「既然已经知道突刺杭剑并不存在,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让她待命的理由了。」看着欧莉安娜·汤姆森逐渐变得阴沉的脸色,土御门元春开心的笑了,「没错,就是神裂火织!你没有想过圣人会在日本的可能吗?而且,在学园都市里有神裂私下的熟人,即使不慎暴露了,也不会惹出多大的麻烦。」一边说着土御门元春一边从身边的废墟中拔出了一根婴儿手臂粗的钢筋重重的敲在地上扬起了大量的灰尘掩盖住了自己的身形。

  「还在垂死挣扎!」脸色狰狞的望着遮掩住了土御门元春身形的烟幕,欧莉安娜·汤姆森犹豫了片刻之后最终叹了口气选择了放弃。很显然与实际交过手的当麻比起来,科学侧lv5第一位的名头对于欧莉安娜·汤姆森这个魔法师来说远远没有魔法侧的圣人来的有效。

  不过明明是因为忌惮神裂的名号而退却,不过欧莉安娜·汤姆森嘴上却十分不服输的说道,「算了,反正追踪术士已经破坏了。况且继续跟麻烦的小伙纠缠让自己受伤的话,也很无聊呢!」

  「可恶!」望着欧莉安娜·汤姆森远去的背影,在极度劣势之下赶走了强敌的土御门元春靠坐在满是碎石的地上,低语道,「神裂火织的登场……如果是真的就好了!」

  不过明明是因为忌惮神裂的名号而退却,不过欧莉安娜·汤姆森嘴上却十分不服输的说道,「算了,反正追踪术士已经破坏了。况且继续跟麻烦的小伙纠缠让自己受伤的话,也很无聊呢!」

  「但是,像『符文玉章』这么荒谬的东西,亏她还真能信以为真呢!」看了一眼掌心的纸片土御门元春真的非常庆幸欧莉安娜·汤姆森不但魔法方面的知识十分渊博,而且性格还够谨慎。否则换一个对「符文玉章」用法并不清楚,或者胆子够大的人的话他还真没办法顺利忽悠到对方。

  没错,神裂在学园都市里压根就是土御门元春在吓唬欧莉安娜·汤姆森的,毕竟他们前不久才知道「突刺杭剑」真相,怎么可能这么及时让神裂赶来。神裂虽然是圣人有着超越常人的力量,但她只是一个凡人而不是神怎么可能这么快就从地球另一端的英国赶来。

  「接下来……」休息了片刻土御门元春从地上站了起来,不过立刻就因为双腿发软而重新倒在了地上,「看来再用一次理派四阵有点儿困难呢……」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情况土御门元春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如果继续面前使用魔法的话他真的就要一命呜呼了。他的能力的确是肉体再生没错,一般的伤势都能够立刻复原。但他的能力却只有lv0而已复原的能力有限,而且为了能够继续使用魔法土御门元春从来都没有提升过自己的能力,因为能力越强使用魔法所造成的伤害就越大。

  使用魔法而造成的肉体崩溃以及被欧莉安娜·汤姆森的攻击造成的伤害已经逼近致命伤了,土御门元春觉得自己此刻还能够保持住清醒的意识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艰难的从废墟中找回了在之前和欧莉安娜·汤姆森的战斗中丢失的手机,土御门元春拨通了史提尔的电话……

  「是土御门吗?你现在怎么样了,我和上条当麻马上就来帮你!」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所显示的手机号码,正在和计算出了土御门元春所在位置的当麻一起赶过去的史提尔立刻就按下了通话键。

  「不用了,先不用管我这边。」土御门元春压抑着自己的痛苦低声道,「我想欧莉安娜现在应该正从我这里离开才对,

  因为我吓唬了对方一下喵。呼……既然你们知道我的位置那我就不多说了,赶紧去追欧莉安娜!」

  「要从土御门那个隧道位置离开的话,就必须经过地下铁出入口。按照欧莉安娜的性格所选择的必定是距离她附近最近的一个……」与此同时,当麻已经根据土御门元春所说的线索飞快的在脑海中调出了附近的地图立刻分析出了欧莉安娜·汤姆森有可能出现的位置,拉了还在和土御门元春通话中的史提尔一把,「这边,跟我来!」

  根据当麻的推测欧莉安娜·汤姆森很可能会出现在北面三百米处的自律巴士站,而在赶过去的路上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却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而周围也围了许多人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故的样子。

  原本正在赶时间的当麻并不打算去凑这个热闹的只不过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被人群围在中间的是满身鲜血的小萌老师,以及倒在地上的气息微弱到了极点,彷佛一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奄奄一息的姬神秋莎的时候却还是不自觉的停下脚步,进入了人群。

  看出了小萌老师身上的鲜血是姬神秋莎的她自己并没有受伤,当麻微微松了一口气之后立刻检查起了姬神秋莎的伤势。同时脸色十分阴沉的向小萌老师问道,「小萌老师,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姬神为什么会这样!」「小上条?」看到当麻的出现小萌老师恢复了一些眼中的恐惧之色也没有那么严重了,她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向当麻说道,「那个,我撞到了一个女性……那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脸色突然紧绷,然后就……」「欧莉安娜吗?」在小萌老师说完之前粗略检查了一遍姬神秋莎伤势的当麻用带着浓郁杀气的语气低声自语道。

  姬神秋莎身上的伤是魔法造成的,此刻在学园都市内活动而且还刚巧还在附近的魔法师就只有欧莉安娜·汤姆森一个。而欧莉安娜·汤姆森袭击姬神秋莎的原因,当麻也在看到姬神秋莎胸前那枚沾着鲜血的十字架的时候猜到了。

  那是当初解决了炼金术师奥雷欧斯·伊萨得那个绿毛逗比之后史提尔带过来用来封印姬神秋莎吸血鬼杀手体质的特殊灵装,与当初交给奥索拉象征意义更大的十字架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物品。显然因为这个欧莉安娜·汤姆森也将姬神秋莎当成了一名强大的魔法师,所以先下手为强了!

  跟着当麻挤入了人群的史提尔原本正准备向当麻抱怨怎么在现在这种追踪欧莉安娜·汤姆森的时刻随便耽误时间,不过在看到重伤垂死的姬神秋莎的时候便乖乖闭嘴了。并从衣服中取出了画着魔法符文的卡片扔在地上发动魔法驱散了周围围观的群众,「自此,此处将化为吾之藏身之处。」拨打了急救电话之后史提尔望着蹲在姬神秋莎面前的当麻心中为欧莉安娜· 汤姆森默哀了一秒钟,以他对上条当麻这个人的了解。如果只是出现吹寄制理这样小打小闹的伤者的话眼前这个护短的刺猬头就算再生气也还是会知道轻重不会闹出人命,但出现姬神秋莎这样危及生命的伤者这家伙就绝对会发疯。欧莉安娜·汤姆森的小命也显然危险了!

  同时史提尔的心中对于欧莉安娜·汤姆森也多出了一丝恨意,姬神秋莎这个人也算是他的熟人毕竟和当麻一起将她从绿毛奥雷欧斯的手里救出来的。

  「史提尔,麻烦你留在这里在救护车来之前为姬神做一下紧急处理。小萌老师曾经在茵蒂克丝的帮助下使用过治疗术式,她的知识应该对你有帮助。欧莉安娜,由我去追!」说完之后当麻不等史提尔同意便迈开脚步狂奔了起来。

  因为此刻他留在这里起不到任何用处,身为lv0的超能力者而且还是第一位的幻想杀手,能够一人挫败一支全副武装的军队,脑海中拥有着不属于任何优秀魔法师的知识。但是却救不了倒在血泊中的姬神秋莎!

  以他幻想杀手创造不了治疗类的道具,而魔法方面虽然史提尔他脑海中有着不止一个治疗类的术式。但史提尔是攻击型的法师不擅长回復术式嘴角勾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当麻眼中的杀气浓郁到了几乎形成实质的地步。

  先是吹寄制理,再是姬神秋莎,朋友一个又一个在自己的面前受到伤害。让当麻愤怒到了极致,身上的杀气前所未有的强烈!

  「该死的,居然不在这里吗!」当当麻全力赶到推测中欧莉安娜·汤姆森可能出现的自律巴士站后没能看到欧莉安娜·汤姆森的身影不由气愤的一拳砸弯了身边的栏杆,将周围的人吓得退出了数米的距离,甚至已经有人在打电话通知警备队和风纪委员了。

  用杀气还未散去的目光澹澹扫视了周围人群一眼将他们再次吓退了数米之后,当麻皱着眉头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与杀意,仔细的思索了起来,「等等,说起来不管是交易『突刺杭剑』还是发动『使徒十字』都应该秘密进行,是欧莉安娜为什么要冒着风险在街上晃荡呢?」

  一开始的时候当麻想当然的认为那是因为自己等人在追她,但是此刻他却发现了疑点因为在他们开始追欧莉安娜·汤姆森之前她就已经一个人在学园都市内到处晃悠了!

  「对了,有些魔法如果不是在特定的场合就无法发动。也就是说,欧莉安娜汤姆森之所以学园都市内晃悠,就是为了寻找发动『使徒十字』的场所。也就是说找到这个地方的话,无论是欧莉安娜,还是和她交易的那个人都能够找到了!」总算收敛了自己杀气的当麻眼神微眯着回想起前两天茵蒂克丝说过的「使徒十字」的发动条件,「『使徒十字』的发动与星星有关,并且能够利用将浮现在夜幕上的图形直接刻入魔法阵,借此获得无比巨大的力量!」「这样的话欧莉安娜所寻找的应该是最佳的采集夜空星光之力的地方,不过圣彼得死去的日子是六月二十九日。而且日本和梵蒂冈的经纬度也不一样,如果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就根本无法利用星座的力量!」当麻的猜测又遇到了其他的问题,不过现在显然已经没有深思的时间了。如果是要利用星座的力量的话时限就是日落!

  扫了一眼已经逐渐偏西的太阳当麻打算先行动起来再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即使是夏天太阳下山的时间比较晚,也不会超过下午六点钟,也就是说留给当麻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两个小时了!

  =================================================之后当麻千辛万苦好不容易终于追上了欧莉安娜,「欧莉安娜·汤姆森,我们又见面了啊!你是第二个让我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隔着一层铁丝网,当麻望着站在宽旷的飞机场上的欧莉安娜·汤姆森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嚓」的声音,「第一个因为当时我们实力旗鼓相当,后来因为某些原因使得我没办法再去找他麻烦所以到现在还活着。不过,我不觉得你也能这么好运。」在扫了一眼被贴上了便条纸明显设下了魔法陷阱的铁丝网,当麻用力一跃没有去碰铁丝网直接从上面跳了过来。

  「哼,小弟弟。你觉得如果我没有做好准备,还敢出现在你的面前吗?」眼眸微阖的露出了一个澹澹的笑容,欧莉安娜·汤姆森将手中的小册子如果扇子一般打开,用牙齿撕下了一张便条纸发动了记录在上面的魔法。

  很明显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欧莉安娜·汤姆森从当麻身上散发出的让人感到心悸的杀气中明白了两人之间绝对不能善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没有任何废话的就对当麻展开了攻击!

  被撕下的便条纸散发出魔法光芒,以欧莉安娜·汤姆森为中心挂起了一阵可怕的飓风,将水泥浇筑的能够承受好几吨重的飞机起飞降落地机场地面都撕裂了。

  并且随着欧莉安娜·汤姆森对着当麻做出的一个挥手的动作,飓风夹杂着水泥块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向着当麻席卷而去!

  「这个家伙……怎么感觉变强了好多!」望着向自己席卷而来的可怕飓风当麻的瞳孔微缩心中不由低语道,虽然对于欧莉安娜·汤姆森他了解有限,不过就魔法的威力上来说确实要比交手之时威力强太多了。即使之前那次交手欧莉安娜·汤姆森有意隐瞒了实力,相差也实在太大了!不过他的身体却没有因为惊讶而有任何的迟钝。

  当麻首先左手铁拳挥动将几块水泥块打碎,然后一个灵活的转身右手顺势挥出将飓风撕裂出了一道口子,整个人从这道口子中穿了过来脚下发力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一般向着欧莉安娜·汤姆森冲了过去。

  她咬开扣子的一瞬粗长的肉棒弹出来,滚烫的柱身和硕大的龟头狠狠拍在她的脸上。肮脏龌龊的大肉棒在秀丽的脸庞上摩擦,前列腺液从龟头慢慢流到的脸上,平时高高在上的欧莉安娜被自挤这样侮辱着,这感觉别提有多爽了。

  一个极美的妙龄女子被一根污秽的肉棒狠狠的插着小嘴,小嘴的周围满是因为抽插所带来的白沫。

  随着肉棒的逐渐的深入,欧莉安娜的小嘴也被撑的更大,令当麻意想不到的是,欧莉安娜的小嘴里不仅仅只有湿湿热热的感觉,欧莉安娜的食道居然有不亚于肉穴地紧致感,完美的包裹着当麻的肉棒,终于的整根肉棒都插入了欧莉安娜的食道,将整根肉棒都吃了下去,只剩下两颗睾丸在的嘴边拍打着。

  她张开嘴含住硕大的龟头,努力的把肉棒吞咽进去,挺起胸部,用挺立的乳尖按在臌胀的囊袋上摩擦着,嘴角流出透明的津液滴落在奶子上,随着摩擦把当麻的阳具也弄得湿滑起来。

  炽热粗大的阳物狰狞的高高昂起,硕大的龟头想蟒蛇火红的信子,硬邦邦的顶在软的双乳间摩擦着,欧莉安娜双乳在空气中挺翘着,粉嫩的乳尖不停的在家裏阳物的根部挤弄着,雪白的乳肉陪着赤红的阳具显得更加勾魂。

  男人的大手带着温度覆上了丰盈肿胀的乳峰,或轻或重的揉捏把玩着。粗长的肉棒被胸乳包裹着挤压得舒服极了,娇嫩的奶尖在臌胀得像透明的膜的囊袋上硬硬的顶弄,一滚一滚的上下磨蹭着,她半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丰硕的奶子,他一低头就能看见她流着口水的小嘴含着自己的肉棒,再往下是深深的乳沟,淫糜的景色让他的性器变得更大更硬。

  粗长的被舔得亮晶晶的阳物就狠狠的插了进去,一下就顶到最深处,直到狭窄的花穴艰难的把无比巨大的性器整根的吞下。

  后来当麻把欧莉安娜粗暴地丢到桌子上

  当麻把欧莉安娜搭在桌麵的上的一双腿快拉成一个一字,快速的挺动着臀部拍拍的撞击着娇嫩的阴部,但是这样粗暴的动作非但没有让欧莉安娜感到疼痛,反而像饥渴的小嘴终于等到了能让她满足的东西一样,火热的骚穴紧紧含着男人的性器,激烈的蠕动收缩起来。

  当麻一手搂着欧莉安娜的腰,耸动着结实的臀控製着粗长的肉棒挤开紧窄的花穴,让自己的肉棒尽情的享受花穴美妙的包裹,另一隻手还不知足的拨弄着藏在湿滑阴毛裏的花核,粗鲁的的揉捏着那可怜兮兮的小珍珠。让欧莉安娜的花穴缩得更紧,大腿不断痉挛抖动着,一波又一波极致快感简直要让她奔溃了。

  当麻发狠的抓住欧莉安娜的臀部,每次自己的腰向前顶的时候就拉着欧莉安娜的下屁屁股往后撞,恨不得连两颗大肉球都一起塞进暗红的蜜穴裏,粗硕的阳具被紧致的小穴吮吸着,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烫,层层叠叠的肉壁淫荡的含着肉棒蠕动,每一次把硕大的龟头顶住肠壁上的敏感点研磨,已经被调教出来的蜜穴就会哆嗦着喷出淫水,蜜穴也缩紧得越发厉害,让他必须用尽全部的力气才能控製住射精的冲动。

  「不要……啊……老公……我知道错了……啊啊啊……不要再来干我……」欧莉安娜努力的放鬆穴,迎接粗硕阳物的入侵。为了抑製射精冲动而不再疯狂抽插,男人硬挺的欲望缓缓的在湿滑温热的小穴裏抽动着,等待射精的冲动渐渐褪去,又开始大肆的小穴裏肏干起来。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感受着蜜穴裏淫荡的蠕动吮吸,男人越发快速的摩擦着,粗长的阳具毫不留情的顶到蜜穴深处,紧窄的甬道被撑得满满的,硕大的肉菰研磨着裏麵最敏感的那一块嫩肉,惹得抽插着收缩绞紧,欧莉安娜浑身战栗着求饶。

  她咬开扣子的一瞬粗长的肉棒弹出来,滚烫的柱身和硕大的龟头狠狠拍在她的脸上。肮脏龌龊的大肉棒在秀丽的脸庞上摩擦,前列腺液从龟头慢慢流到的脸上,平时高高在上的欧莉安娜被自挤这样侮辱着,这感觉别提有多爽了。

  一个极美的妙龄女子被一根污秽的肉棒狠狠的插着小嘴,小嘴的周围满是因为抽插所带来的白沫。

  随着肉棒的逐渐的深入,欧莉安娜的小嘴也被撑的更大,令当麻意想不到的是,欧莉安娜的小嘴里不仅仅只有湿湿热热的感觉,欧莉安娜的食道居然有不亚于肉穴地紧致感,完美的包裹着当麻的肉棒,终于的整根肉棒都插入了欧莉安娜的食道,将整根肉棒都吃了下去,只剩下两颗睾丸在的嘴边拍打着。

  她张开嘴含住硕大的龟头,努力的把肉棒吞咽进去,挺起胸部,用挺立的乳尖按在臌胀的囊袋上摩擦着,嘴角流出透明的津液滴落在奶子上,随着摩擦把当麻的阳具也弄得湿滑起来。

  炽热粗大的阳物狰狞的高高昂起,硕大的龟头想蟒蛇火红的信子,硬邦邦的顶在软的双乳间摩擦着,欧莉安娜双乳在空气中挺翘着,粉嫩的乳尖不停的在家裏阳物的根部挤弄着,雪白的乳肉陪着赤红的阳具显得更加勾魂。

  男人的大手带着温度覆上了丰盈肿胀的乳峰,或轻或重的揉捏把玩着。粗长的肉棒被胸乳包裹着挤压得舒服极了,娇嫩的奶尖在臌胀得像透明的膜的囊袋上硬硬的顶弄,一滚一滚的上下磨蹭着,她半跪在地上双手捧着丰硕的奶子,他一低头就能看见她流着口水的小嘴含着自己的肉棒,再往下是深深的乳沟,淫糜的景色让他的性器变得更大更硬。

  粗长的被舔得亮晶晶的阳物就狠狠的插了进去,一下就顶到最深处,直到狭窄的花穴艰难的把无比巨大的性器整根的吞下。

  后来当麻把欧莉安娜粗暴地丢到桌子上

  当麻把欧莉安娜搭在桌麵的上的一双腿快拉成一个一字,快速的挺动着臀部拍拍的撞击着娇嫩的阴部,但是这样粗暴的动作非但没有让欧莉安娜感到疼痛,反而像饥渴的小嘴终于等到了能让她满足的东西一样,火热的骚穴紧紧含着男人的性器,激烈的蠕动收缩起来。

  当麻一手搂着欧莉安娜的腰,耸动着结实的臀控製着粗长的肉棒挤开紧窄的花穴,让自己的肉棒尽情的享受花穴美妙的包裹,另一隻手还不知足的拨弄着藏在湿滑阴毛裏的花核,粗鲁的的揉捏着那可怜兮兮的小珍珠。让欧莉安娜的花穴缩得更紧,大腿不断痉挛抖动着,一波又一波极致快感简直要让她奔溃了。

  当麻发狠的抓住欧莉安娜的臀部,每次自己的腰向前顶的时候就拉着欧莉安娜的下屁屁股往后撞,恨不得连两颗大肉球都一起塞进暗红的蜜穴裏,粗硕的阳具被紧致的小穴吮吸着,变得越来越粗越来越烫,层层叠叠的肉壁淫荡的含着肉棒蠕动,每一次把硕大的龟头顶住肠壁上的敏感点研磨,已经被调教出来的蜜穴就会哆嗦着喷出淫水,蜜穴也缩紧得越发厉害,让他必须用尽全部的力气才能控製住射精的冲动。

  「不要……啊……老公……我知道错了……啊啊啊……不要再来干我……」欧莉安娜努力的放鬆穴,迎接粗硕阳物的入侵。为了抑製射精冲动而不再疯狂抽插,男人硬挺的欲望缓缓的在湿滑温热的小穴裏抽动着,等待射精的冲动渐渐褪去,又开始大肆的小穴裏肏干起来。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感受着蜜穴裏淫荡的蠕动吮吸,男人越发快速的摩擦着,粗长的阳具毫不留情的顶到蜜穴深处,紧窄的甬道被撑得满满的,硕大的肉菰研磨着裏麵最敏感的那一块嫩肉,惹得抽插着收缩绞紧,欧莉安娜浑身战栗着求饶。

  敏感娇嫩的阴蒂禁不住男人粗暴的对待,又胀又疼,酥麻的感觉不停的从那小小一点上蔓延开,欧莉安娜扭动着腰臀想逃开男人的玩弄,却不知这样反而让男人获得更多的快感。当麻低吼着更加用力的在花穴裏肏干起来,揉着阴蒂的手也更往下拉扯着肥厚的花唇,花穴被男人的大鸡吧撑得满满的,饱胀的感觉让欧莉安娜觉得肚子都快被他插破了。

  被这样紧致的绞紧刺激得欲望更盛,手扶着呈M型撑开的膝盖,深深的到弄着,不带半点温情,好像身下这个女人隻有一个骚穴能用,其他的都是无关紧要的,欧莉安娜阴部被大力的撞击拍打弄得通红,花穴流出的淫水被大鸡吧进出的时候捣得到处都是,浓密的阴毛黏煳煳的粘成一片,坚硬的龟头一下一下重重的顶弄着花心。

  36D的胸部没有一点下垂,小腹丝滑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特别是那双美腿,修长纤细的美腿可以勾引世间所有的男人,还有那张动人心魄的脸,在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有着无数男人追求她,

  当麻的目光向下看,看看这个女人的下体,两片充血的阴唇上布满血丝,从肉穴口里慢慢的流出了腥臭粘稠的精液,被完全撑开成了一个大洞,即使现在也还有丝丝血液从肛门里流出,雪白的乳房上布满了咬痕,修长的美腿就像是浸泡在精液里一样,这个女人就像是被十个男人轮奸了一样凄惨,但是那个在她身上依旧疯狂抽插的年轻男人却没有丝毫怜悯,女人趴在地上,两腿呈M型岔开,这个角度可以让阴的更深,男人虽然年轻但是胯下的阴茎却有二十五六厘米长,他的每一次抽插都好像要把他身下这个可怜的女人捅穿一样。

  「啊……啊哈……呼……啊啊……好棒……进得好深……啊……进去了……进到子宫裏去了……啊……」

  欧莉安娜的骚穴已经淫水泛滥,极度渴望肏干她,再不被满足她就快被折磨死了。

  突然她感觉到花穴裏的东西上麵像张开了无数的小嘴一样,开始拼命的吸着骚穴裏的淫水,淫水吸干了就吸住媚肉疯狂的转动起来,在裏麵搅出更多的淫水然后再次吸走。

  「啊啊……好快啊……干死我……啊……」骚穴终于被粗大坚硬的东西插满,恶狠狠的不停肏干着她,爽的欧莉安娜翻白眼浑身抽搐,高声的浪叫着,下身的快感越来越强,骚心被重重的捣弄,汁水被干得四处飞溅。

  当麻毫不停息的肏干,大鸡吧顶进了狭窄的子宫,硕大的龟头卡在子宫口上刮弄旋转着,欧莉安娜被干得高潮连连,花穴裏流出的淫水被抽出插入的肉棒顶进了子宫裏,随着肉棒的进出旋转发出黏腻的水声,敏感点被抵着狠狠研磨,尖叫着不断颤抖着,连带着缩紧小腹和花穴,把粗长的欲望紧紧束缚住,却引来男人更大力的抽出捣入。

  「真的……啊……不行了……不行……不要了……啊……」欧莉安娜趴跪在一堆野草上,细长的草叶随着她摆动的身体撩拨着她下垂的双乳,双腿大大的分开,按着他挺翘的雪臀大力的耸动着腰臀,

  粗长赤红的肉棒消失在大大分开的腿间,隻能承受着这几乎要被撕裂的快感,被大鸡吧肏得娇喘连连,这样饱涨的感觉让她害怕,隻能颤抖着着双腿接受当麻的玩弄。

  当麻加快了肏干的速度,最后狠狠一顶,把滚烫的精液满满的灌进了小穴深处,再缓缓的往外溢出来,男人抽出了已经被淫水弄着油亮的肉棒,小嘴都因为长时间被粗大的性器入侵扩张而没有闭合,微微张开着,让淫水和精液汩汩的流出来,这样淫糜的景象让男人刚刚射过半软下去的阳具又有抬头的趋势。

  男人一手扶着欧莉安娜的翘臀,一手握着自己很粗但长度吓人的肉棒抵住花穴,勐的一挺身整根阳具就全部插进了欧莉安娜的骚穴裏,激烈的动作肏得欧莉安娜几乎要倒下去,穴心被一阵狠干,不一会又有一波炽热的精液射进去。

  【完】